Panica attack

(⁄ ⁄•⁄ω⁄•⁄ ⁄)

【邪簇】我是真的喜欢你

这位大大写的超棒,沙海邪的性格把握的太准了!大神请收下我的膝盖>o<

吴山居里的白衬衫:

一发完结,记个脑洞,手机码字,ooc.
2987个字。
修补了下复制粘贴带来的错误,发的时候没有审核真是抱歉orz.
感谢@慕君求不得 捉虫。2016.4.23


“老板,我喜欢你。”
“我知道了。”
“那你倒是给点回应啊。”
“不是告诉你我知道了吗?”吴邪回头看了他一眼,带着黎簇确定就是那种鄙视小孩子的表情,“你还想我怎样,给你一个热烈的kiss吗?在这种鬼地方,就算是口水也要珍惜。”
“我……”黎簇被噎得无语,愣了一下才讪讪说道,“那太恶心了,但你也不要这个反应吧?至少……至少……”
“我也很喜欢你,所以我们可以安静地赶路了吗,宝贝儿?”吴邪的声音夹着烟味飘来,有点含笑又有点模糊不清,估计是叼着烟说话。
“靠!”黎簇一下暴起,几步赶上了吴邪,准备侧身和他理论,“你不接受就算了,不要……”
吴邪微微转头,看着他,不语。
黎簇卡壳了,黎簇闭嘴了,然后默默低下头垂下眼,还退后了一点,放慢声音,幽幽道:“吴老板,我是真的,喜欢你,没有开玩笑。”
有点委屈,有点寂寥。
——完美!余光暼到吴邪停下脚步转过来看他,黎簇在心里呐喊一声。这招是他从无数次和老爸老师等大人过招的经验中总结出来的,但凡是个有人性的人,不管男女,必定败给他如火纯青,百试不爽。
等等……人性?我靠,人性?吴邪他妈的有人性?……好像是有的吧?
黎簇寂寞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吴邪微微弯下腰对着他的脸朝他吐了一口烟,面无表情道:“你是个好人。”
“谢谢啊,”黎簇摆手扫了扫眼,然后举手投降,顺便附带一个大白眼。
“不客气。”吴邪把烟叼回去,又兴致盎然地喷了黎簇一脸。
黎簇不爽,非常不爽地,瞪着吴邪。
而吴邪看着他满脸沙尘充满怨念的脸竟然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轻推一下示意往前走。
“走快点,太阳要落山了。”吴邪催促黎簇。
黎簇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又他妈一觉睡醒就被扔进了这片沙漠,还是和吴邪一起,但他很明白,太阳落山以后,这片他一点都不想熟悉的沙漠会有多刺激。
俩人又无言地走了很久,晚霞隐现,沸腾的空气开始渐渐泛起凉意,脚下平静的沙面却开始躁动。黎簇口干舌燥步伐虚晃,但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他朝前方眺望了一下,隐隐约约看到了熟悉的标志。他觉得吴邪一定还是以为他在开玩笑,他决定和吴邪好好谈谈。
“老板,”黎簇开口,有点焉焉的,“我真的没有开玩笑,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吴邪……我……”
“我知道的。”吴邪回头看他,这次没有带那种让黎簇难过的表情——虽然自己对于吴邪来说真的还算是个孩子,但黎簇还是希望吴邪能至少把自己看成王盟那样的手下,或者像黑眼镜对苏万那样对自己,朋友兄弟什么的他都不奢望了,就别说更亲密的关系了——取而代之,是一种很微妙的正经,黎簇又有点紧张了,手脚泛凉,内心躁狂。
“但我觉得,首先,喜欢只是一种感情,并不代表一定要获得,我也很喜欢那些博物馆里的拓片,但我没去弄出来一件。”
“说得好像你能一样。”黎簇忍不住吐槽,然后脚下的沙子一个起伏,让他晃了几步。沙子底下的老伙计开始兴奋了。
“等一切都完成了,我可以带你去试试,但现在这个不重要。”吴邪过来拉住了他的手腕,拉着他往前跑,黎簇的手臂上密布着一层细汗,太多了,那是虚脱的表现。
“其次,你这是斯德哥尔摩症状,也有可能费洛蒙搞坏了你的脑子。我用残忍的手段把你拉出了正常世界,所以我会把你送回去的。那么,我就得保证你不会带着任何一点不正常回去。”
黎簇有点窝火,控制不住地想反驳,但却开不了口,最后挤出一句“你他妈”。
吴邪没理他的粗口,往前看到离人悲了,干脆半搂着黎簇的身体往前赶。俩人身后的脚印在沙地里被扭动的沙子挤得歪歪扭扭。
“最后,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适合谈情说爱的场合。”
黎簇把大部分身体重量依托在吴邪身上,突然的提速让他一下子有些眩晕,吴邪的声音他听得模模糊糊,只在吴邪不客气地扛起他丢进离人悲后的地穴时喂了一声意思意思抗议。
黎簇伴着扬起的沙子摔下地穴,阴冷的地面让他一个激灵清醒不少,吴邪接着跳了进来,迅速按了机关,地穴的上方的活板蹭地合起。
血红的夕阳被地穴的黑暗隔绝,吴邪打燃了火机,几只怪鱼在地上挣扎,沙子被拍起然后落下。黎簇愣愣地坐起,看着吴邪把地穴里的油灯点燃,又去角落里刨放在那里的装备。
吴邪丢了水和毛巾给他,一阵肾上腺素的激增让黎簇感觉好了不少,至少精神了些。
“谢谢,”黎簇喝了几口水,又胡乱擦了擦汗,对盘腿坐在他对面的吴邪说道。
“不客气。”吴邪也有点喘,黎簇把水递给他,吴邪接过泯了几口,又还给他。
“虽然这个场合也不太适合,但好歹命保住了,我们可以继续谈谈了吗?”黎簇把塑料瓶捏在手里,大概回忆了下吴邪的话,说道。
“可以。”吴邪掏兜找了下烟,没找到,于是又跑到角落里去刨。
黎簇不管,低着头看塑料瓶上的包装,自顾自说道:“我知道你说这么多都是虚的,直接说也不会怎样,来个痛快的。老子是个男的,又不是个扭扭捏捏的小姑娘,还能给你一哭二闹三上吊。”
烟味袭来,吴邪不置可否,长长地嗯了一声,由远及近。
他黎簇感觉到吴邪坐回到了他对面,更不敢太抬头了,他觉得现在自己这样自己和扭扭捏捏的小姑娘也差不了多少,说不定还更像一个被抛弃的怨妇,想到这他就一阵恶寒,干脆丢了水瓶,英雄就义般地看着吴邪。
“虽然我觉得你只是利用我一下,但我会努力不让你的手上再多一条疤。”
“而且你看,现在看来,我还是做得不错的,所以,所以你能不能稍微,稍微……改一下你的态度啊。”
黎簇实在想不出更好的表达,干脆说了大实话:“不算你徒弟好歹也算手下了吧,我都跟着你干这么久了,你他妈别老想着最后把我推走行 黎簇越说越激动,也不发怵了,直直盯着吴邪,吴邪点着烟倒也不抽,老僧入定似的低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黎簇往吴邪那儿凑了凑,心跳得像闪烁的油灯,七上八下。
吴邪终于抽了一口烟,开口道:“你真的和那时的我很像,一样傻逼,一样揪着自己的执着不放,就算头破血流还要往前冲。”
“我现在这个样子都是自己作的,但我还是情愿自己作死,而不是逼着一大帮人跟着我去死。”
“你现在可以做你认为你要做的事,我也必须做我要做的。”
“我不认为喜欢我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
“……”黎簇逼自己冷静下来,突然,他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重点。
“你本可以很认真很直接地拒绝我,但你没有。”
吴邪抬头看他,油灯明灭间少年胡乱擦抹的脸缓缓凑近,一双眼,闪着坚定的焰。
黎簇太慌了,他闭上了眼,想着一鼓作气贴上去,却被吴邪额头抵着额头,一手捉住了后脑,他睁开眼,油灯要灭了。
“呵……”吴邪似笑似叹笑了一声,“是啊,我在犹豫,甚至无意识地用了语言引导暗示你不要放弃喜欢我。”
“我也是真的喜欢你。”吴邪凑近黎簇的耳边说道,“给你一个热烈的kiss哦。”
吴邪抽了最后一口烟,捻灭烟蒂,捉着呆滞的黎簇的后脑勺,狠狠吻了上去。
油灯灭了。
黑暗里,干涩甚至还沾着沙的嘴唇,席卷而来的烟味,长驱直入的舌头,带着侵略的碾压,近乎攻击的吮吸。
——真他妈刺激又热烈啊。
黎簇抓紧了吴邪的棕夹克,毫无技巧地拼起蛮劲来,却被吴邪节节压制,只剩喘息。
“妈的,你不是一直打光棍吗,他妈哪里学来这么好吻技!”
“我不睡别人,不代表没别人想被我睡啊。”吴邪调整了下油灯,重新点燃,又回来用拇指揩了揩黎簇红肿的唇,“小朋友,你还是太嫩啊。”
“靠!你他妈滚蛋!”
黎簇推了一把吴邪的手,吴邪顺势把他拍倒到一边。
“喂!”
“睡会儿,然后出发,不能耽误了。”
“……哦,去哪儿?”
“路上说。”
“……哦。”
妈的,刚一定是幻觉,这才是吴邪这个神经病该有的样子。黎簇心说。


                                   

评论(2)

热度(199)